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赵丹阳
赵丹阳
  • ladbrokes立博等级:
  • ladbrokes立博积分:0
  • ladbrokes立博拜访:3,917,343
  • 重视人气:1,62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引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鬼谷子绝学中的四大超级兵器!

(2019-06-21 07:54:55)

 
 

鬼谷子绝学中的四大超级兵器!

 

【导读】

 

本篇是新近考证出的《转丸》。晋朝新建县侯温式之校考《尸子》时指出:“颖川有鬼谷,盖是其人所居,因认为号,时有门徒三十七,而达者五六。(王)诩以《胠乱》授苏秦,以《转丸》授陈轸。轸遂骖风驷霞,冲突佥壬,骋辨耀辉,雄闻战国。及其身没,遗篇流于户牖,百载之后,复为陈平所得。他又着重:“陈平曲逆见宏,好略能深,奇谋六奋,嘉虑四迥,其策多出于《转丸》。后嘱后代云‘吾多诡计,当代即废亡,已矣,终不能复起’,乃销外经二十三部,秘不示人。”

 

清人张达川在为《鬼谷子》作注时言道:“转丸篇述苟全之计,正人不为;又及独有之法,道家所禁,所以不传。”

 

今文据周建德(太子太傅,周勃之孙)义子周正范十世孙所考,载于周炳堂(周正范二十六世孙)私著,历有千年。《崇文总目》编修以“教人诡诏激讦,险盩峭薄,非正心之论”不加录入。

 

【原文】

 

凡辞能化四方者,必原万物之因,而转弊祸之丸。炁藏不明,不知物文理哲之法;转丸不明,不知三要反覆之真假【1】。

 

何能原因?曰:“象、常、制、度、心术、决壅、计划。不明于象,而欲论材任选,犹以尺适履,以寸量衣。不明于常,而欲号令大众,犹搭箭镞于弓弦之上,发之则必受其害。不明于制,而欲齐民导众,犹右箸而左誊之。不明于度,而欲推陈出新,犹朝造屋而夕将安憩。不明于心术,而欲理喻群生,犹一傅而众咻。不明于决壅,而欲目指气使,犹冬生穗而夏育梅。不明于计划,而欲成大功,犹抱火厝于积薪之下而寝其上”。故曰:“七者全国之大经,错仪画制,敺众徙远,必立于不败。能谙此者,能够原其因。【2】”

 

转丸者,以绌为巧,以退为进,以柔见刚,以昃求盈,以塞求达,此其通义,或将反之。人动我静,人言我听。能固能去,在我而问【3】。

 

将欲用之于庙堂,必审机遇、察势位、观人心、磨技艺。事圣君,有遵从无谏诤;事中君,有谏诤无阿谀;事暴君,有补削无矫拂【4】。

 

用之于下,则安行乾道,各正性命。知性则寡累,知命则不忧。忧累去则心平,心平而善良着矣【5】。

 

用于之俦,不忘不就,若存若亡,正来奇往,可使前后。其策术者四:“兼利、独有、苟全、偕败。”兼利者,并益也。独有者,霸行也。苟全者,图存也。偕败者,玉石同焚而最下策也,但是见为者,迫于势也【6】。

 

【注释】

 

1】笔者注曰:《内丹术》云‘视之不息,则神从眼漏;听之不息,则精从耳漏;言之不息,则气从口漏。’是知逐于外而失于内,心为形役,是九窍之邪,在乎三要者也。

 

2】笔者注曰:管仲之《七法》云‘不明于则,而欲出号令,犹立朝夕于铉均之上,檐竿而欲定其末。不明于象,而欲论材审用,犹绝长认为短,续短认为长。不明于法,而欲治民一众,犹左书而右息之。不明于化,而欲变俗易教,犹朝揉轮而夕欲搭车。不明于决塞,而欲敺众移民,犹使水逆流。不明于心术,而欲行令于人,犹倍招而必拘之。不明于计数,而欲举大事,犹无舟楫而欲经于水险也。故曰:错仪画制,不知则不行。论材审用,不知象不行。和民一众,不知法不行。变俗易教,不知化不行。敺众移民,不知决塞不行。布令必行,不知心术不行。发难必成,不知计数不行。’是知前圣后循,其揆一也。

 

3】笔者注曰:孔颖达注《易经》疏:“万物之象皆有阴阳之爻,或从始而进步,或居终而撤退,以其往复相推,或突变而顿化,故云进退之象也。”是知“固”、“去”者,进退也。此言说者明于“转丸”,则免于维亟。

 

4】赵凝江注曰:圣君任法而不任智,任数而不任说,任公而不任私,任大路而不任小物,然后身佚而全国治,故事之以从;中君爱崇濂闽,以义制欲,明训克闻,而智有不达,故事之以诤;暴君乐以刑杀为威,专任狱吏而亲,故事之以削。

 

5】赵凝江注曰:仁为施恩及物,义乃裁断合宜。然行仁蹈义,必始乎性命双修。何谓之性?元始真如,一灵明炯是也。何为之命?先天至精,一气氤氲是也。性之造化系乎心,命之造化系乎身。贤者生平企善良,所学皆孔周,非欲认为资也,实以本也。

 

6】赵凝江注曰:火焱昆岗,玉石俱焚,智者不取。然奸党当朝,忘仇斁伦,戕伐国本,胁制全国,则不取浑元运物、保身遗名之道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

 

【译文】

 

想要使游说之辞畅行四海,就有必要“甄坟索之渊奥,该前语以穷理”,把万事万物蕴藏的玄机研讨的明明白白,并懂得去芜存菁的运用它们。不了解五藏与五炁的运作机理,就不能寻求才智和常识的地点,不知道对事物怎样去芜存菁的加以运用,就无法探知对方在视界格式、集思纳谏、教谕属下方面怎样样(道家之外三要为眼、耳、口,眼主察,耳主闻,口主言)。

 

怎样把万事万物蕴藏的玄机研讨的明明白白,以便为我所用?首要要对“象、常、制、度、心术、决壅、计划”这几项内容燎如观火。不明白“象”,而想要选贤任能,就恰似以长尺量鞋,以短尺裁衣相同;不明白“常”,就如同拈弓发射时倒置箭身,必定会自作自受;不明白“制”,而想要管理江山,教化公民,就如同用左手拿筷子,用右手去写字,必定无能为力;不明白“度”,而想要砥砺习俗,宏扬品德,就如同早上盖房子,晚上就要寓居;不明白“心术”,而想要以理服人,就如同站在讲堂之上面临长于起哄的学生沟通相同,到头来必定沦为单鹄寡凫;不明白“决壅”,便想下达指令,就如同让冬季长出麦穗,夏天长出梅花相同有逆地利;不明白“计划”,便想建功立业,就比如拿着火折子躺在薪草之上睡觉。所以说,“象、常、制、度、心术、决壅、计划”这七者是匡正环宇的法宝,以它们来树立准则,完善法规,调度众生,必能立于不败之地。懂得这些道理,才干去探求万事万物蕴藏的玄机。

 

长于转丸之术的人,把蠢笨当作灵活;把撤退当作行进;以软弱显示刚烈;以缺乏来求有余;以韬晦来求灵通。这是在与智慧过人之人、枭雄霸主之流同事时所挑选的处世哲学,假设用到一般的人际交往上,就要反过来。在与人沟通或许商洽时的原则是,对方动若游龙,我就安静守备;对方喋喋不休,我就尽心倾听,这样才干乘机察其漏洞,时时刻刻掌握进攻或防卫的主动权。

 

假设想在庙堂之上运用转丸之术,就要衡量自己进场的机遇是否到了,自己的权势位置是否强壮,自己的背面有无大众的支撑,自己的技能身手是否登峰造极。运用转丸的基本原则是,面临明君圣主,只需遵从,没有贰言;面临庸君暗主,只需诤谏,不能奉承;面临暴君,只能暗里弥缝其阙,不能直言鲠议。

 

想以转丸之术驾御属下,自己就有必要在“安顺履常”、“性命双修”上下功夫,深入了解自己内涵的心性、思维、精力,并时刻加以雕刻,就能弃旧图新,然后削减负累;深入了解自己外在的身体、能量、运势,并时刻加以预算,就能料事如神,然后削减忧虑。忧虑和负累悉数卸下,才干够回归本我,饯别善良。

 

假设以转丸之术抵挡敌人,就要不疾不徐,关于两边都想剥夺的利益,我方应该做出“既不想费尽心机的抢夺,又不会垂手可得的抛弃”的姿势,用平实中略带霸术的方法进行交涉,局势有利就行进,局势晦气就撤退。依据行进或撤退的程度不同,预先设定四种计划:兼利、独有、苟全、偕败。所谓的兼利,便是协作双赢;所谓的独有,便是一家独大;所谓的苟全,便是暂退待机;所谓的偕败,便是玉石俱焚、玉石俱焚。偕败是四种计划中最不行取的,但是仍是有人奋不顾身的运用,这是由于局势的强逼啊!

 

 

鬼谷子绝学中的四大超级兵器!

 

 

【事例剖析】

 

转丸:骋其巧辞,伏其精术

 

本篇的御下之术和事上之法在《素书》“求人之志章第三”、“安礼章第六”中多有表现,管仲所编撰的《牧民》一文,也与其旨归相类,因而咱们不多做赘述,只对“转丸术”中的克敌之法浅议一二。

 

纵横家们认为,最高超的克敌之法在于一个“化”字,即化敌为友、化干戈为玉帛,然后使得两边同享其益。这与《礼经》中的“普氾兼爱,利益羣生”、荀子讲的“长养公民,兼利全国”是殊途同归的。《战国策-卷三十二》傍边“胡衍说樗里疾”便是这一思维的表现。

 

秦国预备进犯卫国的蒲地。胡衍对樗里疾说:“您来进攻蒲地,是为了秦国呢?仍是为了大梁呢?假设为了大梁,那么确有其利,假设是为了秦国,那么就很不划算了。卫国之所以还算卫国,便是由于有蒲地。现在假设蒲地归入秦国,卫国必定会掉头投向大梁。大梁失掉西河以外的土地之后,再也没有从头攫取,是由于大梁虚弱了。现在假设卫国并入大梁,大梁必定会再度强盛。比及那一天,西河以外就风险了。再说秦王也会调查一下您这次战事的成果,假使危害秦国的利益而给魏国带来优点,秦王必定会仇恨您。”

 

樗里疾说:“那怎样办呢?”

 

胡衍说:“您抛弃蒲地,不要再进犯,请答应我替您进入蒲城告知蒲城守备不要再打了,以此使卫国国君感谢您的恩德。”

 

樗里疾说:“好吧。”

 

胡衍所以进入蒲城,对蒲城守备说:“樗里疾知道蒲城困难重重,他宣称,‘我必定要攻下蒲城。’现在我能让樗里疾抛弃蒲城,不再进玫。”

 

蒲城守备两次感谢,所以又献金三百镒,说:“秦兵真能撤离,请答应我让卫国国君重赏您。”

 

胡衍从蒲城得到了酬金,并让自己在卫国受到重视。樗里疾也得到了三百镒酬金而罢兵休战,又使卫国国君对他知恩图报。

 

(《战国策》原文:秦攻卫之蒲。胡衍谓樗里疾曰:“公之伐蒲,认为秦乎?认为魏乎?为魏则善,为秦则不赖矣。卫所认为卫者,以有蒲也。今蒲入于魏,卫必折于魏。魏亡西河之外,而弗能复取者,弱也。今并卫于魏,魏必强。魏强之日,西河之外必危。且秦王亦将观公之事,害秦以善魏,秦王必怨公。”樗里疾曰:“怎样办?”胡衍曰:“公释蒲勿攻,臣请为公入戒蒲守以德卫君。”樗里疾曰:“善。”胡衍因入蒲,谓其守曰:“樗里子知蒲之病也,其言曰:‘吾必取蒲。’今臣能使释蒲勿攻。”蒲守再拜,因效金三百镒焉,曰:“秦兵诚去,请厚子于卫君。”胡衍取金于蒲,以自重于卫。樗里子亦得三百金而归,又以德卫君也。

 

圣人云:“中心物恺,兼爱无私,此善良之情也。”可谓广识清度,雅正高古,但是不免过分于理想化。在不能确保“双赢”的情况下,纵横家们建议保护国家利益。这便是所谓的“独有”。《司马错论伐蜀》一文便是这种思维的表现,其时秦国西有巴蜀为患,东有韩师相抗,导致边境不稳,民意难安。为此,张仪和司马错都认为应该“大出王师,剡路除棘”,所别者,无非是一个倾向先定华夏,一个力求平灭夷敌。通过二人这场争辩,秦国处理了用什么战略统一全国的大问题。

 

秦惠王问:“韩国和巴蜀对咱们的要挟都不小,应该先进步谁呢?”司马错建议进攻蜀国,张仪认为不如进攻韩国。

 

张仪说:“咱们先和魏国、楚国接近友爱,结成同盟,然后出动戎行三川之地,阻塞轘辕、缑氏两个重要关隘,挡住屯留险峻的路途,魏国隔绝南阳,楚国兵临南郑,秦国则顺势攻下新城、宜阳,一向打到东西二周国都的近郊。此举既能声讨周君“无德而禄”的罪过,又能趁便耗去楚、魏两国的军力。并且,这样一来,周君自知无力回天,定会献出传国九鼎。秦国凭仗九鼎之威,按照地图户籍,挟制皇帝以号令全国,四方没有勇于抵抗的,这才是帝王的大业啊!现在蜀国仅仅西部偏远的国家,西北少数民族的领袖。进攻蜀国,既使戎行疲乏,又令大众劳累,何况也得不到什么利益。我曾传闻,抢夺威名要到朝廷去争,抢夺利益要到商场去争。现在三川之地和周王室,便是整个全国的商场和朝廷,而大王不在这儿抢夺,反而去剥夺夷狄所居,这与帝王之业相去太远了!”

 

(《战国策》原文:张仪对曰:“亲魏善楚,下兵三川,塞轘辕、缑氏之口,当屯留之道,魏绝南阳,楚临南郑,秦攻新城宜阳,以临二周之郊,诛周主之罪,侵楚魏之地。周自知不救,九鼎宝器必出。据九鼎,按图籍,挟皇帝以令全国,全国莫敢不听,此王业也。今夫蜀,西僻之国也,而戎狄之长也,敝兵劳众缺乏以成名,得其地缺乏认为利。臣闻:‘争名者于朝,争利者于市。’今三川、周室,全国之市朝也,而王不争焉,顾争于戎狄,去王业远矣。”

 

司马错说:“不对!我传闻:想使国家殷实,有必要开疆拓土;想使戎行强壮,有必要维护大众;想树立万世之业,有必要博施德政。只需这三者都具有了,才有称帝图王的本钱。现在大王控制的国家,当地小,大众穷,所以我期望先办简单的工作。蜀国是西部偏远的国家,西北少数民族的领袖,但是朝政却像夏桀、商纣相同紊乱,以秦国的国力进犯它,就像唆使豺狼追逐羊群一般。获得蜀国的地盘,足以使秦国的国土扩展;得到蜀国的金钱,足以使秦国的大众充足。只需缮治兵甲,派出戎行,故弄玄虚,再以‘吊民伐罪,周发殷汤’为旗号,用不着对垒厮杀,蜀国便会克服。这样一来,虽动干戈,而全国人不认为咱们强暴不义,获尽资财,而四方诸侯不认为咱们得寸进尺。可谓名利双收!现在张仪却想进犯韩国,绑架皇帝,真实谈不上高超。就绑架皇帝而言,这是会引起人们厌弃的臭名,即便这样,也未必得到什么优点,并且还会被全国志士按上‘强忍寡义,志欲无餍’的罪名,受尽口诛笔伐,这真实是太风险。请您遵从我的劝说:周朝是全国诸侯国国君的宗室;韩国是周朝结交的友爱国家。假设周朝知道自己会失掉九鼎,韩国知道自己会损失三川之地,那么,他们必定会团结一致,齐心协力,以抵挡秦国,并且还会向其他四国求救。假设周朝把九鼎给楚国,韩国把三川之地给魏国,以此来交换他们出动戎行相救,咱们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吗?相比之下,不如进攻蜀国才是万全之策啊!”

 

(《战国策》原文:司马错曰:“否则。臣闻之:‘欲富国者,务广其地;欲强兵者,务富其民;欲王者,务博其德。三资者备,而王随之矣。’今王之地小民贫,故臣愿从事于易。夫蜀,西僻之国也,而戎狄之长也,而有桀纣之乱。以秦攻之,比如使豺狼逐群羊也。取其地足以广国也,得其财足以富民,缮兵不伤众,而彼已服矣。故拔一国,而全国不认为暴;利尽西海,诸侯不认为贪。是我一举而名实两附,而又有禁暴止乱之名。今攻韩劫皇帝,劫皇帝,恶名也,而未必利也,又有不义之名。而攻全国之所不欲,危!臣请谒其故:周,全国之宗室也;韩,周之与国也。周自知失九鼎,韩自知亡三川,则必将二国并力合谋,以因于齐、赵而求解乎楚、魏。以鼎与楚,以地与魏,王不能禁。此臣所谓危,不如伐蜀之完也。”

 

秦惠王说:“好!我遵从您的建议。”秦国终究起兵伐蜀。用了十个月的时刻攻取蜀地,所以蜀国被平定。将蜀国君主的称谓更改为侯,又委任秦国大臣陈庄为蜀相。蜀国既已附归于秦国,秦国就愈加强壮了,因而就更小看诸侯各国了。

 

杀身有地初非惜,报国无时不免愁!假若势去人散,敌我强弱过分悬殊,纵横家们出于无奈,也多出“苟全”之计。

 

顺治十七年(1660)八月,清廷决议出动戎行缅甸,生擒永历皇帝,以绝后患,并降下敕书说:“兹以逆贼李定国现已败窜,怙恶不悛,宜尽根株,以安疆圉。特命尔爱星阿为定西将军,统兵同平西王吴三桂相机征讨。”

 

面临吴三桂这位旧日的大明良将,朱由榔尽管满怀悲愤,也不得不令帖式提笔做书,可谓字字沥血:“将军新朝之勋臣,旧朝之重镇也。世膺爵秩,藩封外疆,烈皇帝(崇祯)之于将军,可谓甚厚。讵意国遭不造,闯贼肆恶,闯入我京城,殄灭我社稷逼死我先帝,屠戮我臣民。将军志兴楚国,饮位秦廷,缟素誓师,提兵问罪,当日之本哀,原未泯也。怎样办凭仗大国,恃势凌人,外施复仇之虚名,阴作新朝之佐命,逆贼授首之后,而南边一带土字,非复先朝有也。南边诸臣不忍宗社之推翻,迎立南阳。何图枕席未安,干戈猝至,弘光殄祀,隆武就诛,仆于此刻,儿不欲生,犹暇为宗社计乎?诸臣强之一再,廖承先绪。自是以来,一战而楚地失,再战而东粤失,流离惊窜,不行胜数。幸李定国迎仆于贵州,接仆于南安,自谓与人无患,与世无争矣。

 

而将军忘君父之大德,图创始之丰功,督师入滇,覆我巢穴,仆由是渡沙漠,聊借缅人以固吾圉。山遥水远,言笑谁欢?只益悲矣。既失世守之河山,苟全微命于蛮服,变自辜矣。乃将军才避险阻,请命远来,提数十万之众,穷追逆旋之身,何视全国之不予哉?岂天覆地载之中,独不容仆一人乎?抑封王赐爵之后,犹欲歼仆以邀功乎?弟思高皇帝餐风露宿之全国,犹不能贻留片地,认为将军建功之所,将军既毁我室,又欲取我子,读鸱鸮之章,能不惨然心侧乎?将军犹是世禄之裔,即不为仆怜,独不念先帝乎?即不念先帝,独不念二祖列宗乎?即不念二祖列宗,独不念王之祖若父乎?

 

不知大清何思何德于将军,仆又何仇何怨干将军也,将军自认为智而适成其愚,自认为厚而反谥单薄,奕(礻冀)然后,史有传,书有载,当以将军为何如人也!仆今者兵衰力弱,茕茕孑立,戋戋之命,悬干将军之手矣。如必欲仆领袖,则虽肝脑涂地,血溅草莱,所不敢辞,若其转祸为福,或以遐方寸土,仍存三恪,更非敢望。倘得与和平草木,同沐雨露于圣朝,仆纵有亿万之众,亦付于将军,惟将军是命。将军臣事大清,亦可谓不忘故主之血食,不负先帝大德也。惟冀裁之。

 

末落帝王,大明遗珠,低首乞哀,言尽痛苦冤枉,故人见之,想必是“铁佛无泪也凄惶”。正如梅毅先生所说,此书不仅仅是乞求一已之生,永历帝也从吴三桂本身考虑,言必有中指出:“将军自认为智而适成其愚,自认为厚而反觉其薄!”试想,连对家门世受其恩的旧主都肯斩尽杀绝,不留一丝情面的人,新主子在“赞赏”之余,心里深处真的不会起疑心吗?万世千秋,“史有传书有载,当以将军为何如人也!”

 

公然,吴三桂见书如晤,权衡好久。直到莽白献诚之后,刚才有所动作。

 

鬼谷子绝学中的四大超级兵器!

 

纵横家们还有一种打法,叫作“偕败”。偕败者,望文生义,便是为了能够有用冲击敌人,不吝自受其害的战术。由于它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”的特性,向来被喜爱策略者列为下乘。西汉田窦之争时,气急败坏的田蚡为了根除异己,曾运用此策。

 

元光四年,田、窦二人均以“灌夫”为切入点,执政堂上相互攻讦。窦婴极力夸奖灌夫的利益,说他酗酒获罪、情有可原,而田蚡却拿其他罪来诬害灌夫。田蚡接着又极力诽谤灌夫专横放纵,犯了犯上作乱的罪。窦婴思忖没有其他方法加以敷衍,便进犯田蚡的矮处。田蚡说:“全国幸而和平无事,我才得以做皇上的亲信,爱好音乐、狗马和田宅。我所喜爱的不过是歌伎演员、能工巧匠,不像魏其侯和灌夫那样,召集全国的好汉勇士,不分白天黑夜地商议评论,腹诽心谤,深怀对朝廷的不满,不是仰观天象,便是垂头密议,窥伺于东、西两宫之间,期望全国发作变故,好让他们建功成事。我倒不明白魏其侯他们究竟要做些什么?”所以汉武帝向执政的大臣问道:“他们两人的话谁的对呢?”御史大夫韩安国说:“魏其侯说灌夫的父亲为国而死,灌夫手持戈戟冲入到强壮的吴军中,身受伤口几十处,名声在全军位列榜首,这是全国的勇士,假设不是有特别大的罪恶,仅仅由于喝了酒而引起口舌之争,是不值得征引其他的罪行来判处死刑的。因而,魏其侯的话是对的。但丞相又说灌夫同大奸巨猾结交,欺凌平民大众,堆集家产过亿,横行颍川,侮辱侵略皇族,这是所谓‘树枝比树干大,小腿比大腿粗’,其结果不是折断,便是割裂。因而,丞相的话也不错。期望英明的主上自己判决这件事吧。”

 

(《史记》原文:魏其之东朝,盛推灌夫之善,言其醉饱得过,乃丞相以他事诬罪之。武安又盛毁灌夫所为横恣,罪逆不道。魏其度不行怎样办,因言丞相短。武安曰:“全国幸而安泰无事,蚡得为心里,所好音乐狗马田宅。蚡所爱倡优巧匠之属,不如魏其、灌夫日夜招聚全国好汉勇士与论议,腹诽而心谤,不俯视天而俯画地,辟倪两宫间,幸全国有变而欲有大功。臣乃不知魏其等所为。”所以上问朝臣:“两人孰是?”御史大夫韩安国曰:“魏其言‘灌夫父死事,身荷戟,驰入意外之吴军,身被数十创,名冠全军。此全国勇士,非有大恶,争杯酒,缺乏引他过以诛也。’魏其言是也。丞相亦言:‘灌夫通狡猾,侵细民,家累巨万,横恣颍川,凌轹宗室,侵略骨血,此所为之“枝大于本,胫大于股,不折必披。”’丞相言亦是。唯明主裁之。”主爵都尉汲黯是魏其。内史郑其时是魏其,后不敢坚对。馀皆莫敢对。上怒内史曰:“公平生数言魏其、武安长短。今天廷论,局趣如效辕下驹。吾并斩若属矣。”

 

过后,田蚡责怪韩安国说:“咱俩从前商议好了一同抵挡窦婴,为何事到临头,你却首鼠两端?”

 

韩安国说:“你为了证明窦婴谋反,言语之间居然供认自己‘好音乐狗马田宅’,又把‘爱倡优巧匠’的罪名往自己脑袋上扣,这真实算不上聪明。”

 

田蚡说:“我与窦婴势不两立,其时又是火烧眉毛,所以我口不择言。”

 

韩安国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田蚡说:“您怎样这样不自爱自重?他魏其侯诬蔑您,您应当摘下官帽,解下印绶,归还给皇上,说:‘我由所以皇亲国戚,才侥幸得此相位,本来是不称职的,魏其侯的话都是对的’。像这样,皇上必定会称誉您有推让的美德,不会免除您。魏其侯必定心里羞愧,闭门龟缩。现在他人诽谤您,您也诽谤人家,这样互相互骂,如同商人吵架、悍妇撒泼一般,多么不识大体呢!”

 

最终,田窦之争以两边不得好死为结局落下帷幕。

 

当然,有的时分“义之所驱”,为了家国全国,许多仁人志士甘愿“惟论道之存亡,不计术之凹凸”。即便殒身不恤,也要与祸国奸党玉石俱焚。胡铨便是这类人的代表。他的代表作如《上高宗封事》,毅然表明“不与桧等共戴天”,“愿斩三人头竿之藁街”,并建议“停留虏使,责以无礼,徐兴问罪之师”,“否则,臣有赴东海而死耳,宁能处小朝廷求活耶?”能够看作是“偕败”之术的经典名篇。有志于恢宏正气、激扬清浊者能够参阅。

 

 

附录:《上高宗封事》

 

臣谨按:王伦本一狎邪小人,市井无赖,顷缘宰相无识,遂举以使虏。专务诈诞,斯罔天听,骤得美官,全国之人切齿咒骂。今者无故诱致虏使,以诏谕江南为名,是欲臣妾我也,是欲刘豫我也!刘豫臣事丑虏,南面称王,自认为后代帝王万世不拔之业,一旦豺狼改虑,捽而缚之,父子为虏。商鉴不远,而伦又欲陛下效之。夫全国者,祖先之全国也,陛下所居之位,祖先之位也。怎样办以祖先之全国为金虏之全国,以祖先之位为金虏藩臣之位!陛下一屈膝,则祖先庙社之灵尽污夷狄,祖先数百年之赤子尽为左衽,朝廷宰执尽为陪臣,全国之士大夫皆当裂冠毁冕,变为胡眼,异时豺狼无厌之求,安知 不加我以无礼如刘豫也哉!夫三尺童子,至无识也,指犬豕而使之拜,则怫然怒;今丑虏则犬豕也,堂堂大国,相率而拜犬豕,曾童孺之所羞,而陛下忍为之邪?

 

伦之议乃曰:“我一屈膝,则梓宫可还,太后可复,渊圣可归,华夏可得。”呜呼!自变故以来,主订定合同者,谁 不以此说啖陛下哉?但是卒无一验,则虏之情伪已可知矣。而陛下尚不醒悟,竭民膏血而不恤,忘国大仇而不报,含垢忍耻,举全国而臣之甘愿焉。就令虏决可和, 尽如伦议,全国后世谓陛下何如主?况丑虏变诈百出,而伦又以奸邪济之,则梓宫决不行还,太后决不行复,渊圣决不行归,华夏决不行得。而此膝一屈,不行复 伸,国势衰微,不行复振,可为痛哭流涕长嗟叹矣。

 

向者陛下间关海道,危如累卵,其时尚不忍北面臣敌,况今国势稍张,诸将尽锐,士卒思奋。只如顷者敌势陆 梁,伪豫入寇,固尝败之于襄阳,败之于淮上,败之于涡口,败之于淮阴,较之往时蹈海之危,固已万万。傥不得已而至于用兵,则我岂遽出虏人下哉?今无故而反 臣之,欲屈万乘之尊,下穹庐之拜,全军之士不战而气已索,此鲁仲连所以义不帝秦,非惜夫帝秦之虚名,惜夫全国大势有所不行也。今内而百官,外而军民,万口一谈,皆欲食伦之肉。谤议汹汹,陛下不闻,正恐一旦变作,祸且意外。臣窃谓不斩王伦,国之存亡未可知也。

 

尽管,伦缺乏道也,秦桧以亲信大臣而亦为之。陛下有尧、舜之资,桧不能致陛下如唐、虞,而欲导陛下为石晋。近者礼部侍郎曾开等引古谊以折之,桧乃大声责曰:“侍郎知故事,我独不知!”则桧之遂非愎谏,已自可见。而乃建白,令台谏侍臣佥议可否,是盖畏全国议 己,而令台谏侍臣共分谤耳。有识之士,皆认为朝廷无人,吁,惋惜哉!孔子曰:“微管仲,吾其被发左衽矣。”夫管仲,霸者之佐耳,尚能变左衽之区,而为衣裳 之会。秦桧,大国之相也,反驱衣冠之俗,而为左衽之乡。则桧也不唯陛下之罪人,实管仲之罪人矣。孙近附会桧议,遂得参知政事。全国望治有如饥渴,而近伴食 中书,漫不敢可否事。桧曰敌可和解,近亦曰可和;桧曰皇帝当拜,近亦曰当拜。臣尝至政事堂,三提问而近不答,但曰“已令台谏随从议矣。”呜呼!参赞大政徒 取容充位如此,有如虏骑长驱,尚能折冲御侮耶?臣窃谓秦桧、孙近亦可斩也。

 

臣备员枢属,义不与桧等共戴天。戋戋之心,愿断三人头,竿之藁街。然后停留虏使,责以无礼,徐兴问罪之师,则全军之士不战而气自倍。否则,臣有赴东海而死尔,宁能处小朝廷求活邪!

 

 

《鬼谷子大才智》已成书,请加微信zhaodanyangok购买。或许重视微信大众渠道“丹阳论道”,免费阅览!


 

0

阅览 保藏 转载 喜爱 打印告发/Report
  

新浪BLOG定见反应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规范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络咱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